鹤鹤echo

在这难于生存的环境中,淬炼信仰。

庄周: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诸葛:我大概是起不来了……

能把亮亮压在身下感觉这辈子都值了
( ̄∇ ̄)

有个故事说与你听。

【阴阳师】流星风期 续(狗崽cp向)

http://hewanguoyong24.lofter.com/post/1e16341a_e06c013上篇链接
接上

⸜( ´ ꒳ ` )⸝♡︎⸜( ´ ꒳ ` )⸝♡︎⸜( ´ ꒳ ` )⸝♡︎

那个人把自己养大,从混沌懵懂到知晓世间美丑。

妖狐用指节分明的手一遍又一遍地抚上他被称为流星眼泪的面具,一遍一遍,像是在安抚情人的轻柔。

当年,神奈川水害,几经调查后发现是传说中的八岐大蛇再现世间。四方妖怪闻风而动,但凡胸中有些野心的妖怪都想在这场讨伐战中大显身手,一举成名。但这八岐大蛇并非等闲怪物,曾经的讨伐者能力超群有去无回者大有人在。与此同时,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诏令妖界,称“有志者往”。一时间,大江山上鬼火磷磷。
此时少年意气的妖狐自然也是去的。只是狐狸似乎对功名一类并不上心,但心知这盛况是个结识天下豪杰欣赏美女佳人的好机会。

大天狗大人?
当然没有告诉他!
当酒吞童子问起同为三大妖怪之一的大天狗为什么没有来参加与会的时候,带着面具的男子轻轻打开折扇,掩住唇角的一丝尴尬。

“大天狗大人……派了小生前来与酒吞童子大人会合。大人相信酒吞童子大人和众妖。”


“哦——?”

坐在最上方面带凌厉俊朗之美的鬼王刻意提高了声调,

“既然大天狗对吾辈抱有期望,那吾辈也不能让大天狗忧心。”

见红发紫眸的鬼王并不多问,妖狐心下暗自松了一口气。

自己虽是趁大天狗大人去人界例行巡查的时候偷跑出来,但并不是全无考虑。

等着吧,大人。妖狐摸摸自己的唇,似乎上面还残留着早上出门时与大天狗交换的体温,笑得妩媚无比,

“您的狐狸,也可以独当一面了。”

♪ ♪ ♪ ♪ ♪ ♪ ♪

这面“流星眼泪”,是妖狐成年的时候,大天狗为他戴上的。

当时,他说,
“阿脸,出门的话把这个戴上。阿脸各种各样的表情,只有我能看。”


当时,妖狐脸色醺红,并没有回答。
如今,这个没有了大天狗的山居,对妖狐来说,更多的是物是人非的恍惚失神。

狐狸戴上了面具,换上了一张游戏世间的脸。冰冷的面具下隐隐传来的凉意,让妖狐异常安心。

妖狐走了,一把折扇,一幅画卷。带在身上从不离身。

蓦然间,妖狐把迈了一步的腿折回,微微偏过头低低颔首,道,

“小生……虽不能践行大天狗大人的大义,终究可谓道不同。年华里走了这么一遭,也不曾后悔。若是分道扬镳,也权留给未知考虑。情爱此事,尝过一次,就该知道它的味道了。小生就此别过,道一句谢谢。”

流浪途中偶尔听到路旁小妖闲聊时提起旧事,心中仍难免刺痛。

大天狗大人,是小生杀的。

昔年那场惊天动地的讨伐战,本来一切都很顺利的。本来该是这样!

正道是战事正热火朝天众妖怪士气振奋大蛇已有疲意的时候从后线传来急报,言茨木童子被大蛇控制的小妖从背后偷袭身受重伤,昏迷不醒。

一代鬼王酒吞童子顿时竟不顾前线战况,火一般的发火一般的神情似乎要把一切燃烧殆尽。
“茨木在哪?!”只留下一句话。

酒吞童子走了。群龙无首的妖军不多时便混乱不敌,身为药师的桃花妖惠比寿身上也是伤痕累累。

就在妖狐体力不支眩晕感来袭的时候,有人从后面摸他的尾巴。

本来尾巴是妖狐一族灵力汇聚之处,也是妖狐一身最为敏感的地方,刚想斥责是谁不分场合恶作剧的时候,他怔住了。

“大天狗大人……?”

来人并没有说话,只是举起手中沾了他阿脸血迹的团扇,狠狠地向对面劈去。

“阿脸,下次不要瞒着吾。”

只记得他说。后面的事,妖狐都不记得了。当时失血过多晕倒后醒来,大蛇没了,大天狗大人也不见了。

发了疯似的寻找。
最后故作平常地回到他们的家等待。

一年了。大天狗还没有音讯。

狐狸要走了。

(ノ▽〃)(ノ▽〃)(ノ▽〃)

♦︎大天狗手记♦︎

吾养过一只狐狸。

鸦天狗把他抱来的时候,他还很小,身上也有伤,脏兮兮的。

吾幼时曾在书上看过,妖狐一族,是稻荷神的使者,天生灵性。这狐狸还很小,等养好伤家人自会来接他,在此之前就由吾辈来照顾他。

第一年,狐狸的家人没有来。

第二年,狐狸的家人……

阿脸快成年了,如果现在阿脸的家人来的话,吾……

吾必须想个办法把他留在身边。

阿脸可能是想回到自己家人的身边,他最近老是找借口出去,鸦天狗说他总是和一个头上长角长得像收保护费的人一起玩。这样不好。吾给阿脸做了一个面具,这样他出去就不怕别人觊觎。

吾可能是有一点心急了,与阿脸……
不过阿脸并没有抗拒。阿脸害羞的样子真是可爱……

每天陪着阿脸一起用餐就寝玩趣,和幼时又并不相同。这几百年,吾大概是最快乐的了。

吾回来的时候,阿脸不在。
不知道为什么,吾有点担心。最近妖气浮动,听闻八岐大蛇重临,不过吾现在只想与阿脸……

狐狸!

唔……头好晕。
吾记得吾……去扇了大蛇……然后……对了,阿脸!快回去……
不对,现在不能回去。
吾果然是不够还是强大。吾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满身是血的狐狸,吾不想再看见第三次了。

今天吾看见了吾的小狐狸。他没有听话戴着面具。吾问他,他却无比生疏。阿脸。

我做错了吗?

<(▰˘◡˘▰)><(▰˘◡˘▰)><(▰˘◡˘▰)>

那个人是追求强大力量的大天狗。自己不是没有努力过,离家流浪的上百年拼命修行……追逐当初在八岐大蛇前的惊鸿一瞥。可叹可笑,只可惜自己千辛万苦练就的风刃在那个人的羽刃暴风面前实在是不值一提。

得知大人并未离世,已经足够。

狐狸天性热爱自由,这也许是最好的归宿。

留下短短几句话,妖狐珍重地向自己的所爱道别。
大人不是不属于小生的,但小生比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希望大人幸福。马上就到大人生辰,小生思来想去,大人想要的东西,便是世间最强大的力量。

既然大人忘了,那么小生就可以放心地走了。
醉在风花雪月里忘记尘嚣。

妖狐约大天狗小树林见,大天狗欣然前往。

“大天狗大人,小生就此别过,谢谢。”

道别的话,这次终于可以当面告诉大人。妖狐清了清嗓子,
“咳咳……好的再来练习一遍。”

“练习什么?”

“哇啊大天狗大人!没、没什么。”
妖狐深吸了一口气,反正迟早也要说,他怕再久一点,他会改变主意。

“大——”“等等阿脸,我有事想告诉你。”

妖狐:“???”

“吾给你准备了嫁衣,”大天狗将一套背面绣着“七”字的红色衣服轻轻放在妖狐怀中,“和你的面具一起。早就该给你的。”

妖狐:“咩咩咩?”

妖狐戴上他的面具“流星眼泪”,嬉笑怒骂容颜,从此只留给一人。

大天狗没有告诉小狐狸,天狗的眼泪,只为爱人而流。

既然你说要去拯救世界,那我就陪你看沿途风景。


(╯> д<)╯❀❀❀完结撒花

崽崽他有那么~~~~可爱。
感谢观看<(▰˘◡˘▰)>

【阴阳师】流星风期 (狗×崽cp 向)

*有甜有虐
*ooc有
*狗崽cp向,注意避雷
*比较长分两次发
*那么,祝大家食用愉快( ⸝⸝⸝⁼̴́⌄⁼̴̀⸝⸝⸝)

❀   ❀    ❀  ❀    ❀   ❀   ❀   ❀    ❀    ❀


“小生……虽不能践行大天狗大人的大义,终究可谓道不同。年华里走了这么一遭,也不曾后悔。若是分道扬镳,也权留给未知考虑。情爱此事,尝过一次,就该知道它的味道了。小生就此别过,道一句谢谢。”

妖狐走了,只留下几句短短的话。

(•ૢ⚈͒⌄⚈͒•ૢ)→→→→→→→→→→→→

传说,妖狐的面具是流星的眼泪,只有命定之人能够取下。

“哈哈哈,大天狗大人,这不过是四下流传的谣言,您还真的信了吗?”

眼前风雅极致的男子优雅甩开折扇,一对魅惑含情的美目此时似有萤火流光,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不经意勾起天生就微微上扬的嘴角。

“不过话说回来身为三大妖怪之一的大天狗大人居然也会对这样的酒肆闲谈感兴趣,还真是令小生吃惊。”

像是为了证明什么,妖狐轻轻拿起桌上的面具,不紧不慢地把它戴上,而后缓缓转向面前高自己些许的人。
“……”仍是面无表情。

“咳咳……久别重逢大人就想问小生这个吗。如您所见,若是传言当真,那如今小生与大人坦诚相见,不也算得命中一对?”

听闻此言,面前的人拿着团扇的手似乎微不可察抖了一抖,眉心流露出不加掩饰的忧色。

见大天狗大人一直盯着自己的脸,妖狐心下一跳,莫不是自己不适当的玩笑引得大人生气了?

还未等尴尬笑着的妖狐开口说话,一直冷若冰霜的大天狗开口了,

“果然,你还是把面具戴上最好。”

“……为什么?”

回答妖狐一脸狐疑的是个潇洒的背影和几根掉落的羽毛。

“真是霸道,和以前一点也不像。”妖狐眯起好看的眼睛静静地看着大天狗离去的背影,自顾自地轻声叹息,像是在嘲笑自己。“看来他是真的忘了。只有一个人记得,真是狡猾。”

这样也好,不如给余生留点浪漫情怀。成全一个人的梦想。

想起自己流浪出走的几百年间,曾有人对自己说过,“若是看到流星,要心存敬畏,因为那是传说中庇佑世间的天狗。”

如今这流星终于近在咫尺,却又似乎远在天边。

“啊啦这不是妖狐先生吗,您也在此赏花吗,真符合您的气质呢。”
听到这妙龄女子令人心尖发颤的声音,书生打扮的男子瞬间抚平眉间一缕忧愁,换成一张光辉明艳的笑脸,迎了上去。

“抱歉抱歉,小生方才并未注意这十里春色——”故意拖长了尾音,狐狸笑得温柔似水,“不过,依小生看来,繁花虽美哪里又比得上佳人。”

抱着怀里娇羞柔弱的女人,妖狐眯起狭长的眼睛。是了,现在他是流连于红尘玩世不恭的翩翩公子,处处留情却从不付出真心。

这才是狐狸该有的姿态。

(๑Ő௰Ő๑)(๑Ő௰Ő๑)(๑Ő௰Ő๑)

妖狐是大天狗养大的。

那时大天狗还没有像现在这样中二严肃天天想着改变世界成为新世界的卡密,顶多是偶尔看着天边云彩幻想自己是正义的伙伴。

没错,幻想。
天狗一族力量强大,为世间妖怪所敬畏。而因为与生俱来的强大力量即被誉为三大妖怪之一的大天狗,更是传说般的存在。

本以为每日在深山中吹笛怡情安稳度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直到鸦天狗抱回来一只浑身是血的小狐狸。

“大……大天狗大人……这只小狐狸被扔在我们山下,我想着不快点救治可能会……所以才……”鸦天狗冷汗直冒,快把头低到了地面。
这位大人向来寡言,一向波澜不惊的脸又分毫看不出情绪。一时间的沉默让鸦天狗紧张到了极点。

偏偏这时,好死不死躺在鸦天狗怀里的幼狐不合时宜地动了动,带着蓝紫色的尾尖扫到了他的颈窝。

鸦天狗实在没憋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失礼道歉,鸦天狗看见大天狗已经抱过了小狐狸,一脸平静地盯着狐狸尾巴。

“对不起……大天狗大人,我失礼了。”
大天狗好像并不在意,只是微微点头,随即转身。
“这只狐狸,由吾来照顾。”

☆( ⸝⸝⸝⁼̴́⌄⁼̴̀⸝⸝⸝)( ⸝⸝⸝⁼̴́⌄⁼̴̀⸝⸝⸝)( ⸝⸝⸝⁼̴́⌄⁼̴̀⸝⸝⸝)☆

幼狐好像并不晓事,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受伤。

大天狗每天带着他吃饭睡觉玩耍教养一样不缺。不过还好这只狐狸非常懂事听话,从来不哭不闹,学什么也一学就会,再加上长得白白嫩嫩,实在是可爱。

但当初大天狗留他下来,也实在是另有隐情。虽然有点难以启齿,又怎么能让世人知晓堂堂大天狗居然对绒毛没有抵抗力?尤其是这只狐狸的毛……实在特别。
心下暗自赞叹一番,大天狗的手又不自觉地落到了狐狸崽子的尾巴上。
看着小狐狸天真无邪的笑脸,大天狗心下猛地一跳。
这样趁机揩油的机会也就现在了,等他长大了,肯定是要离开吾辈去寻找自己的归宿。
唉。
刚在遗憾中,幼狐一蹬腿跳上了大天狗的肩。
“……”
“大天狗大人的眼睛,是天空的颜色!”
一抹桃红色的微笑悄悄爬上幼狐的眼角,像是发现了世间最大的秘密。
大天狗无奈地轻轻把狐狸崽子抱下来,温柔地问道“阿脸,可是饿了?”
看着崽子狠狠摇头,旋即笑意上心头,“世间的人,也经常把流星当成是吾辈。”
近来年月里,突然生趣了许多。


ᕙ(⇀‸↼‵‵)ᕗᕙ(⇀‸↼‵‵)ᕗᕙ(⇀‸↼‵‵)ᕗ

“狐狸,你不敢?”

气质翩然的少年神色似是有些尴尬“小生只是觉得,轻浮对待少女终究不是一件善事,不大妥当。”说罢,又讪讪笑笑。

“怕什么,”这位白发头上长角的仁兄好像天生缺根筋“只是为吾友找个配得上他的女人。吾友是大江山上的鬼王,当然不能身边缺了女人没气势。”

“……”一时间,妖狐竟无言以对。

于是,两妖大义凛然地下山为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物色美女。

咳。

话说这妖狐本就长得满脸桃花,虽然他本人秉承着大天狗大人的正·直作风从不干眉来眼去的勾当,但也令大天狗冷清的居所热闹了不少。

“大天狗大人……”眼前的少女低着头脸红得像初春的樱花,“请把这个……交给妖狐先生!”

大天狗冷冷地看着手中的情书,又看了看桌上的一叠。怔了一会儿,还是规规整整地放在了桌上。

狐狸长大了,没离开自己,但却惹来一片桃花林。最近妖狐好像在忙什么事,总是找借口下山。莫不是……?心下不静,大天狗轻轻放下手中的笔。

大天狗找到妖狐时,他正领着一女子徐徐漫步,低头浅笑。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看上去豪放不羁的帅气男妖。

习惯了守护,也没有上前。没想到堂堂大天狗居然有尾随别人的一天。这究竟……

妖狐压低了声音向着旁边的茨木童子道,“这位小姐小生看着就很不错,不知道茨木大人怎么想?”

“不行。”
茨木童子异常肯定地摇摇头,
“吾友可是大江山鬼王,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这种一捏就会碎的小东西配不上吾友。”
“……可是这都一个月了”
“为了吾友,一辈子又怎样!”茨木童子好像有些激动,不经意间把手搭在了妖狐肩上。
“……你还真是执着。”
妖狐叹了一口气,刚想去拍茨木的肩,一只手就在空中被人抓住。

“大……大天狗大人?!”
妖狐看着脸上明显有些愠色的大天狗,脸色煞白。
好在大天狗也并不开口,只是拉着狐狸的手,横腰一抱,倏地飞上云霄。
小憩中的阴阳师似乎被什么东西挠得鼻子发痒,睁开眼却看到院里一地的黑色羽毛,不失优雅地捡起一支放在手中细细察看。
“唉……这世道,鸦天狗到处掉毛。又得让帚神好好打扰一下了。”

大天狗继续冷漠地向前飞去。
妖狐躺在他怀里心虚地不敢抬头。

第一次,妖狐有了心痛的感觉。大人或许是生气了……刚想抬头,就被大天狗端起下巴狠狠盯住,紧接着就是一个湿热绵长的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一直下坠,大天狗用翅膀护住妖狐落到草地上继续缠绵。

“阿脸,”非常认真的语气,非常严肃的表情。妖狐心中波涛汹涌。可是接下来的话让他更加震惊,
“我想过了,你只能是我的。所以,你不能对别人抱有任何想法。然后,和我在一起吧。”


http://hewanguoyong24.lofter.com/post/1e16341a_e09ebc3下篇链接🔗蟹蟹同志们撒花~

与羡书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或者换个说法,心悦你,爱你,想要你,随便怎么你。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喜欢那种满脸笑容从容不迫的少年。

年少轻狂也罢,不知深浅也好,一人一笛,放浪形骸,做个逍遥不世仙。

少年如风,眉目淡雅俊朗,身形清瘦,唇角含笑。名山盛景,人间世事,潇洒笑看。羡羡今年三岁,温暖不过桃花坞旧事云烟。姐姐已故,从此一纸离书寄情行尽人间路。

“你要记得别人对你的好,不要去记你对别人的好,人的心里,不要装那么多东西,这样才过得自由快活”

昔日乱葬岗上睥睨众生,不夜天城血染苍天。

血泪两行,愿为君拭去。

依稀梦回。
藏书阁内撩逗耍贫,此去经年。
岂知心有所念?

好在今日,

云深不知处,风景旧曾谙。
❀❀❀❀❀❀
感谢莫玄羽,把他带回来。
感谢蓝忘机,给他看最美的景色。

魏婴,羡羡是世界上最好的羡羡。

仙鹤变成狐狸了呢♪

他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鹤鹤♡
看着他的笑容想来有些心疼,
一个总是在关心别人的人,
未提及的过去,颠沛流离。
如今他站在这里,坚强之中透出一股玩味生活的意趣。
人生缺少惊吓,不就像一潭死水?
鹤。
❀❀❀❀❀❀❀
Je t'aime.
Tu peux prendre soin de toi?

“因为我的邪王真眼感应到了漆黑烈焰使的召唤,所以……我来找你了。”

“勇太,你不用着急变成大人的模样的。
六花的存在是想让勇太不要忘记过去的自己。
这个世界本来就很嘈杂了,想要勇太一直保持纯净的笑脸。”

早上醒来,发现你还是那么中二,我就放心了。

没事,我不爱自己。  
但是好想看到你幸福的样子。  
这样,  
其实也是想要自私地分享一点你的笑容。  
见不到就算了吧,  
我听人说,  
一定要好好去争取自己的爱人。  
但是我……  
不去。  
拥有不了太阳的光和热,  
但是因为喜欢太阳,  
心里也会暖暖的。  
以前害怕孤单,想要陪伴。  
现在只想静静地看着时间流逝,  
拿着今年新生的一根狗尾巴草,  
逗逗我的猫。  
看看我的你。  
好好活着,  
我不会比你母亲更爱你,  
但是比起我自己我更喜欢你。  
未来好长好长,  
我想刻意漫不经心。